欧冠决赛怎么买球(北京)有限公司-意甲最年轻掌舵誓欲让“空想”成真 张康阳多年布局已现成果

国际米兰老板张康阳接受了著名记者费德里科的专访。他的理念,蓝图,通过这次访谈,可窥端倪。去年接受《米兰体育报》采访时,张康阳明确表示国米要卖大牌,目标不是夺冠,而是争四,但今夏,张康阳的说法变了,他表示国米的目标是在各条战线上都去冲击冠军。“作为足球俱乐部,我们的核心业务是组建有竞争力的球队,让追随我们的球迷感到幸福”,张康阳讲道:“所以场上必须有伟大的球员们。我们下赛季的目标?我们希望能用努力的工作,最好的表现,来款待我们的球迷。只要这样,积分榜上的排名就会处于它应有的位置。球队的目标是在每一项我们参加的赛事里,都去追求尽可能最好的结果,因为我们是国际米兰,我们知道俱乐部的分量声望,也知道我们历史上赢得的那么多奖杯。这是一种我们希望一直保持的承诺和保证!”国米如今财政拮据,既然花费高额租借费和浮动费来买卢卡库区区一年的使用权,就是一场豪赌,蓝黑军希望先于AC米兰拿到第20冠绣上第二颗星。张家入主国米后,多数赛季,都没有明确把夺冠压力施加给球队,但这一次,情况不同。老板的这种态度,显然会对新赛季的国米形成一定的影响。小因扎吉压力山大。这次专访中,张康阳讲述了他与国米在“数字化产业”的多年布局——这最开始被老派的意大利足球人士认为是不务正业,不切实际的空想。但现在,这些努力开始慢慢收到成效。张康阳指出,他是个90后,他的成长过程中,世界在发生显著的变化。他10岁之前,电脑和互联网并不普及。然后技术不断发展,他十几岁时,这些东西就占据了人们太多时间。到如今,离开这些,人类根本无法正常生活。如今,互联网无处不在,电子媒介亦是无处不在,所以每家公司,每个俱乐部都必须顺势而变,迎合时代。张康阳指出:“我是意甲最年轻的球队老板,我希望我能给我的俱乐部,还有整个足球体系带来些新东西。”张康阳入主国米初期,就削减了国米在“传统媒体”的业务经费,分去Inter Media House(国米媒体办公室),业务就是给国米球迷提供电子领域和互联网服务。这引发了两种后果——首先,得罪了传统媒体。少了鸡腿的记者们义愤填膺,每年都在炮制国米各种假新闻,将蓝黑军视作不共戴天的大敌,炒作为丑闻不断、内耗频仍、从上到下都是白痴的烂队。一度影响颇为恶劣。同时,国米在互联网的影响力与日俱增。各社交网站上,国米的更新频率、服务水平、活动组织能力都在不断提升,与托希尔时期所谓的“国米官方账号”一周也更新不了几次不同,如今国米在互联网上为球迷提供服务,已经是意甲球队中的最高水平之一。因此,国米在西方各大社交网站的拥趸数量都在飞速提升,从5-6年前不到AC米兰的1/5,到如今已有赶超之势。去年,国米改变了队徽。各报纸抨击此举是“亵渎传统”,很多国米球迷跟着起哄。其实背后的博弈是:往年国米捧杯后都会花钱去报纸买整个版面去庆祝,可如今国米只是用新队徽去互联网上造势,这是亮明车马,致力于新媒体推广,更进一步远离传统报纸。报纸痛骂,是因为断了敲诈国米增收的念想。跟风起哄的“国米球迷”是为什么,那就非吾等区区凡人能理解的了。然而在新媒体领域的这些工作,究竟有没有意义?能否实现变现?一直以来,这有很大争议。老派人士认为,如今意甲各队的收入主要分三块:电视转播费、球场票房、赞助收入。在新媒体领域花费这么多气力,能提升上述三大收入的哪一项?无用功而已。但张康阳仍然坚持去做,因为他始终坚信,世界在变,球队就必须要变。他指出:“我非常确信,20年内,当我们再谈俱乐部的收入,球票销售和电视转播不会再是主要部分。社交网站,虚拟世界,电子衍生产品才会更加关键!”5-6年前,张康阳就抱有如此信念,在新媒体领域深耕细作,一定能提升国米收入。那些老派人士普遍认为他这是“空想”。可如今,国米多年的布局,已经开始慢慢收到成效。比如去年至今,国米的球衣胸前广告的改变。再比如今夏,国米与科乐美签下一份6年4500万欧元的赞助大单,显然对方买的不止是国米女足、梯队训练服背后的广告位,而是未来和国米在电子游戏领域的一系列合作。张康阳指出:“如今俱乐部10%-20%的收入来自于新媒体,我相信,这会不断提升,越来越多!”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jfsworcester.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